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席德生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重回既往借古开新

2014-05-20 10:02:19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介子平
A-A+

  学书宜先工楷,次作行草,喜心堂主席德生先生在完成了由工楷而行草的过程后,却又转回到了工楷。但他此时的工楷已非起初的工楷,已无左右逡巡、怯声怯气的生疏,有的是毅然决然、忘怀得失的稳练。学书如穷经,宜先博涉,然后返约,初宗一家,精深有得,继采诸美,变动勿拘。有了行草的经验,他的楷书看上去着墨凝重,却可方圆并作,外表秀丽,却见内蕴刚劲。

  习行草时,他偏爱智永一脉,曲折用笔,宛转回向,笔笔正锋,亭亭孤秀,习隶书时,他专攻伊秉绶一路,圆润率真,古趣盎然,仪态敦厚,骨气洞达。隶书中除却伊秉绶,他在曹全碑上也下过大功夫。“继采诸美”之后,他之所以回归楷书,一则受已故山西著名书家王留鳌先生的影响,师从王门后,席先生顿悟书法的本真意识;再则审美观发生了变化,行草之妙,妙在率意颠逸,千变万化,楷书之法,法在字中有笔,笔中无锋。学书未几日,即急于脱古人,出新意。这种心态,古人似我,王澍《论书剩语》中便有“唐人各自立家,皆欲打破右军铁围”之说,但他又说“然规格方整,转不能变,此有心无心之别也”。学书必先知规矩绳墨,之后方可发挥性灵,抒情怀抱,表见个性,激奋巧思,然后自立门户,开宗成派。悟出这一道理后,席先生回炉于碑帖,且自真楷入手,期间,功力日长,认识渐深,自古人书法识得今人流弊,由此将他的审美意趣带回到了既往时代。

  由篆变隶,而隶法失,隶之佳者,其犹有篆法者也;由隶变楷,而楷法失,楷之佳者,其犹有隶法者也。如此方能笔迹皆有本原,偏旁俱从篆隶。席先生的楷书以赵体为圆点,四散开来,赵体有唐楷严谨之法度,又具晋楷潇洒之气韵,笔法完备,结体审慎,提按规范,顿挫有节,乃楷之集大成者也。然后世对赵孟頫的诟病一半源于其失身事元,故其书也有“奸佞体”之谓。书法以人为本,无其本而但效其书,纵使无笔不似,亦优孟衣冠耳。学其书而得其所以书,斯善学古人者也。傅山先生说得好:“未习鲁公书,先观鲁公诂;平原气在中,毛颖足吞虏。”而另一半讥言则谓之书法圆熟流便、侧媚取奸。除却因人论书,席先生则认为,自赵书入手,上可以仰窥晋法,下可以析米董之神秀,子昂楷法自佳,身自失节,当分别观之,不可牵此盖彼也。

  纵便不习赵书而师从颜柳欧,其法皆有偏颇。书法的本质何在?扬雄曰:“言,心声也;书,心画也。”古人论书,谓其无完法而有定理。法与理异,法可因人之习惯秉质为转移,理则心同而皆同也。

  画家黄秋园曾言:历代书画家多数大器晚成,个人风格不可过早强调,首先要扎扎实实将基础打好,要有深厚的传统功底和各方面的修养,功夫到家了,风格便自然形成了。长日闭户、浇花作书的席先生,心甘淡泊,超然物外,终日沉湎于各式碑帖中,悠然自得,乐而忘返。对待古人,既不可迷信之,以为不可逾越,又不可轻视之,以为一蹴可及,此乃常理,做起来却不易,往往急于成自家面貌,功底终欠火候。以古开新、借古开今何谈容易。席先生行走了一段里程后,重又回到了古人,却让人看到了他的未来。

  席先生的榜书,如今越写越凝重,越写越洪量。其一笔一划,意态纵横,俯仰之间,绰有余裕,结字俊秀,类于生动,幽若深远,气宇融和。古人云:“作大字要如小字,作小字要如大字。”盖谓大字则欲如小字之详细曲折,小字则欲大字之体格气势也。足见作大字之难。作大字对席先生而言,是种挑战,且能有如此面貌,这在几年前是不可想象的。字大不能说心也大,但心小何以能字大,此大非彼大,乃大度之大、大学之大、大雅之大、大法之大也。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席德生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